耀嘉.

萨兰儿/殷黎笙。
宇神/全职/农药/宝国/半退TF/漫威萌新。
沉迷邱非亮亮子休小红loki国王陛下钻石日渐消瘦[。]
三党弧长见谅。
有时间会码点什么东西填充页面,不嫌弃文笔的话。

穿越到了后宫副本怎么办

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。

祥云瑞鹤🐦:

哈哈哈哈哈


此间年少:



*不是,标题真乱取,大概不是你们想得那样……




*含信邦,可是我觉得戏份有点少就没放标题……(x




*我也不造我脑洞怎么回事……








1.




身下的床塌柔软得有些不对劲。




不似自己如今在峡谷里的居处那般,反而又软又滑,让人睡着睡着怎么都不想起身,刘邦禁不住翻个身,又翻个身。




他翻来覆去,迷迷糊糊地以为自己做了个梦,忽然在半梦半醒间听见有人小心翼翼唤了声娘娘,顿时就惊醒了。




刘邦睁开眼,床榻前站着陌生的女人,一身侍女打扮,脸上表情恭恭敬敬。




“娘娘,您醒了。”侍女欢喜道,又说下去,“您今日和皇上约好要共进午膳呢,可得早些做准备。”




刘邦:……




刘邦:???




2.




事情是这样的,刘邦穿越了。




不是靠套话套得的讯息,而是那道熟悉的王者峡谷里的系统女声如此在脑中告诉他——由于某个条件被触发,所有英雄都被传送到了这个副本当中,唯有满足某个特定条件后,方可回去。




说完这些语焉不详的东西后,系统就沉寂下来,任凭刘邦百般追问都无下文。




——这都什么鬼?




刘邦懊恼地捶了下丝被,心想着也不知道是不是只有自己这么倒霉,传送到了后宫里当妃子。




他转头看向侍女,拿捏着语气问:“你也跟我很久了吧,说说看,本宫现在什么品级?”




侍女一副要哭的模样,道:“娘娘,我刚来……”




刘邦:……




喔。




3.




反正什么品级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自己要篡位。




今天是妃子,明天就是皇帝,也算不负了韩信张良唤自己的那一声声君主。




刘邦满怀雄心壮志,心思一打定,便十分耐心和侍女讨价还价选了个素雅简单得近似男装的衣裳,气势汹汹地前去见皇帝。




4.




他想过皇帝是个什么样的人——可能就是个陌生的NPC,也可能是熟人,最好的情况是韩信或张良,最坏的情况是项羽或虞姬。




然而当刘邦看见皇帝本人后,先前那股雄赳赳气昂昂想要篡位的气势瞬间被浇灭。




刘禅一身玄袍哭哭啼啼地扑进他怀里,蹭得刘邦那件衣裳都沾满眼泪鼻涕。




刘邦嫌弃地推开他,平时嚣张跋扈的龙城小霸王还在哭,边哭边道:“祖宗,我怕……”




刘邦没好气道:“有什么好怕的,你现在可是皇帝。”




刘禅哭得更凄惨了,他抽抽噎噎道:“祖宗你知道后宫里都有谁么……”




刘邦还真不知道。




“都有谁啊?”他好奇地问。




刘禅递了本名册过来,一翻开都是妃位与姓名,刘邦快速翻了遍——得,都是熟人。




都是坦克组的熟人。




那画面简直不要太美。




5.




刘邦同情无比:“你辛苦了,那我就不篡位了。”




刘禅愁容满面:“祖宗你要篡就篡吧,这种皇帝我不想当。”




刘邦轻笑一声:“这种皇帝我也不想当啊。”他说着,又翻了翻那本名册,忽然发现了某个缺失。




“芈月呢,她不算坦克么?”




刘禅答:“她是太后。”




答得刘邦无限唏嘘,居然只有芈月这女人做回了老本行。




6.




“祖宗你要是不篡位,不如我给你升升妃位吧。”刘禅哭了好一会儿终于振作起来,难得懂事地提议,“皇后也行。”




刘邦思绪略转,道:“皇后就算了,你升个皇贵妃就行,顺便把凤印给我。”




刘禅应了一声。




刘邦满意一笑——后宫里都是些老熟人,拿了凤印就能管他们了,感觉可真挺好。




唯一美中不足就是韩信不在,也见不到张良。




刘邦叹了口气:“也不知道重言子房在哪里……”




“韩叔叔在我这里呢!”刘禅又道,“刺客组的都是侍卫。”




刘邦一喜,忙道:“那你让他来我这儿吧。”




刘禅有些为难道:“可后宫不能有男人。”




“这不算什么,”刘邦满不在乎地摆摆手,“我们说他是女扮男装就成,重言就是长得糙了点,所以穿起男装丝毫不突兀。”




闻讯赶到的韩信:……




7.




韩信想了想,恭恭敬敬地行礼:“娘娘。”




噎得刘邦一时说不上话来,唯有板起脸道:“不要叫我娘娘,要叫我君主。”




韩信依旧恭敬:“好的娘娘,没问题娘娘。”




刘邦双手扯上这家伙的脸,扯得他形象全无呲牙咧嘴,又道:“你还学会了和我耍嘴皮子啦?”




韩信模糊不清道:“谁让娘娘你说我长得糙……”




“你到底听没听上下文?”刘邦松开手,没好气地问。




“自然没有,臣就听见君主说我长得糙了。”韩信委屈无比,“我长得糙你能看上我?上回是谁在床上夸我帅的?上回是谁……”




刘邦连忙尴尬地捂住他的嘴:“阿斗还在这儿,你注意影响。”




“没关系啊,你们不用管我。”刘禅看得津津有味,“挺好玩的,老爹在家里都不敢这么说话呢。”




韩信:……




刘邦:……




家有娇妻怎么搞,我为刘备续一秒。




8.




无论如何,刘邦还是领着韩信拿着凤印回宫了,回宫后立刻传旨说皇上最近好男色,让各宫妃嫔都穿上男装,顺便让人给包括自己的妃嫔们都送几套男装。




韩信在一旁看着,最后若有所思道:“臣还以为君主会故意让他们穿女装。”




刘邦摇头道:“虽然那也挺有趣,但我更在乎自己的眼睛。”




说着心有戚戚焉地抚心,又举例补充道:“比如说吧,你能想象项羽穿女装的样子么?”




韩信一脸惨不忍睹的模样。




看来这人确实想了,刘邦看得好笑,正要出言逗他,忽又听见韩信开口说话。




“不过臣还真想看看君主穿女装的样子。”韩信说着叹了口气,显然十分惋惜。




刘邦便瞟他一眼,意思意思地瞪了一下对君主大不敬的将军,又轻飘飘地笑说:“你要想看也成啊,可我不会穿女装,你得帮我穿了又脱。”




韩信跃跃欲试。




9.




水蓝色的宫装颇素雅,碧青色的宫装很飘逸,最适合的要数淡紫色的宫装,和刘邦那头紫发相映成趣。




韩信笨手笨脚地帮人穿了衣裳,还尽职尽责把穿了女装行动不便的君主抱上床,得来一个潋滟的目光。




“你还脱不脱?我可不想穿着这种东西睡。”




韩信低低笑道:“君主别急,衣服会脱,你也睡不了。”




他说罢,将帷帐放下,遮却即将要有的春光。




10.




翌日晨,由于刘禅下令要与所有的妃嫔在御花园里赏花用膳,刘邦只能心不甘情不愿地起身,前往目的地。




韩信扶着他,听他有一句没一句地抱怨,顺便对那些抱怨一一照单全收,态度无可挑剔——毕竟诚心认错,坚决不改是他一贯的准则。




如此说来说去,缓慢前行,总算到了御花园。




放眼看去都是熟面孔,项羽,典韦,程咬金……




韩信有些庆幸地心想,幸好君主下令让他们都穿男装。




这边厢韩信在悄悄地这么想着,那边厢刘邦已哭笑不得地对钟无艳道:“你可以不用穿男装啊。”




钟无艳摆摆手,道:“这样行动更方便。”




刘邦想了想她在峡谷里的打扮,又想了想自己昨夜穿的那套衣裳,一时深以为然。




11.




刘邦别过钟无艳,又晃悠到项羽跟前,笑嘻嘻地招呼:“哟,项大哥,亏得你没穿女装,否则我的眼睛可就惨了。”




项羽皮笑肉不笑地回应:“哪里的话,亏得刘老弟你没穿女装,不然我晚上就得做噩梦了。”




气氛有些剑拔弩张,刘禅却冷不防插进话来:“按你们现在的身份,应该说项大姐和刘老妹才对。”




于是刘邦和项羽难得齐刷刷地看向这没眼色的熊孩子。




刘禅委屈兮兮道:“我说的是实话啊。”




刘邦没好气道:“才过去一天,你就接受这身份啦?接下来是不是要召人侍寝啊?”




刘禅连忙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。




12.




其实刘禅也挺努力的,他下令要搞起这次聚会,就是为了集思广益,想想该怎么达成系统女声所说的某个特定条件,以便回去。




刘邦说没想法。




韩信说没头绪。




一干坦克与刺客都说不知道,连刘禅身边充当侍卫的赵云都说这事不好办,得去问军师。




——等等?军师?诸葛亮?




刘禅振作起来,激动地说:“我知道了!我来这里以前,正好看见一颗星划过天际,掉到五丈原的方向!”




……




众人:???




刘邦艰难道:“你这么咒你家军师,真的没问题么。”




而且王者峡谷并没有什么五丈原。




13.




“后来我又想了想,其实那里也没有什么五丈原……但我想起前世军师那么辛苦,一时百感交集,对着星星许了愿,想要让军师得偿所愿。”




刘禅说完,小心翼翼地看了看众人,继而悄声问道:“不知道这个是不是就是触发了特定条件啊?”




大家看着他,目光里都写满了敌意。




居然是你这熊孩子搞的鬼。




14.




刘邦尚算平心静气,有些疑惑道:“若是让你家军师得偿所愿,不该是你爹当皇帝么,怎么是你啊?”




刘禅苦着一张脸,大抵是被众人的模样吓坏了,也知道情况之严重,此刻连语气都含上一丝泣意:“祖宗,话不能乱说,会引发家庭危机的!”




他想着想着,又觉得十分悲伤难过,哇地哭了出声:“我也不想在这里啊!呜呜呜,我要我爹……”




长得小就是有优势,哭一哭,大家也气不了多久,然而刘禅哭还不够,他边哭边道:“呜呜,我要安琪拉……”




哭得亚瑟都想要冲上去教训他,被刘邦急忙拉住了:“小孩子不懂事,别激动别激动,他怎么可能和安琪拉有什么?”




15.




可刘禅还在哭,无视刘邦苦心边哭边道:“呜呜,我要蔡文姬……”




这会儿连典韦都想撸袖子冲上去揍他。




16.




刘邦于是也懒得拉亚瑟了,看着赵云抱起刘禅上窜下跳躲来闪去。




不如我和韩信私奔吧,他如此冷漠地心想。






评论

热度(415)